路过悬崖村

图片发自简书App

文/陈松山

一群衣衫偻缕的孩子,背着书包,手脚并用,猴子一般在藤梯上爬行,脚下是摇摇晃晃的人间,头顶是浩浩荡荡的青冥,每走一步,都必须全神贯注在藤梯上,稍不留神,就会坠入万丈深渊,其山之高,其路之险,让每一个旁观者心惊肉跳。

这是几年前,我端坐在家的沙发上,从电视里看见的一个场景,并由此记住了一个地名:悬崖村。

孰知几年后,我因工作回家的缘故,却好几次往返于悬崖村下,每一次路过,望着高入云端的天梯,就想:什么时候也去爬一爬那不可思议悬崖路呢?

今天又从悬崖村下路过,终于停下长途跋涉的车轮,沿着新建的钢梯路,准备体验一把悬崖村学童们求知路的艰难。

从美姑大峡谷谷底,上行几百米的石阶,便到了钢梯路前,所谓路,其实就是直径五公分浑圆的钢管用螺丝锁架而成,与建筑高楼用的脚手架没有两样,两根钢管一组,合起来不过十公分,只够放得下半只脚掌,而且浑圆的钢管极易打滑,人若立足不稳,或用力过重,都会滑倒,不过,毕竟还有扶手支撑,且钢梯深入岩石,彼此螺丝紧锁,稳固性倒也不弱,比起以往摇摇晃晃的藤梯,不知已强过多少倍了。

小心翼翼地往上走,目不斜视,一步一梯,生怕一脚踩空,滚落于深邃的峡谷之中。然而愈上行,钢梯愈发陡峭,离地面愈远,愈觉得峡谷深不可测,越不想看,越是不经意看见巨大的钢管缝隙下面的一切:明晃晃而细细的美姑河,火柴盒一样的房子,指甲盖一样的汽车,比蚂蚁还细微的人群………,这时候风也开始加力,呜呜呜地吹过来,又吹过去,好像故意和我较劲,要考验我手是否抓得紧,脚是否登得牢,如若不紧不牢,我就羽毛一样给吹走了。这个时候,与其说是走路,毋宁说是爬路了,而且爬得颤颤巍巍,毫无一点人的尊严!

看一眼无底的深谷,悬崖上的我头昏目眩,用力稳一稳心跳,再望一眼头顶更加笔直而没有尽头的路,我终于泄气了。我的恐高,终于战胜了我的求知欲!

下到谷底,脚踏实地,如负重释,回望高入云端的钢梯路,再想起几年前电视里那些学童的身影,突然觉得那些爬行在更加危险的藤路上的小小身影,在悬崖上变得高大与清晰起来,在五月的阳光下熠熠生辉,成为一道靓丽的人文风景,向世界展示一个民族在极端环境下如何生存,展示为美好未来如何挑战困难的极限,如同现在大凉山轰轰烈烈的脱贫攻坚,再困再难,只要咬定青山不放松,一如那些藤路上爬行的孩子一样,笃定信念,小康登顶总会达成,

而绝不如我之今日,恐高生怯,半途而废,只能拍几张小照匆匆而下,未能抵达这世界上六个人类极端居住地之一的悬崖村!

2019年5月16日 记于布拖县

图片发自简书App

图片发自简书App

图片发自简书App

文章来源于转载, 如有疑问, 请联系我,转载地址:https://www.jianshu.com/p/9ad27cdaf279